当前位置:首页 >> 消费警示 >> 消费警示内容 >> 正文

男子被"女网友"诱至咖啡厅 一次消费高达万元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4月20日16:24 文章编辑:chinawwhb
以“交友”、“一夜情”诱骗27名男网友在“黑”店被迫高消费,“喝咖啡”最高一次消费竟达16880元!今天上午10时30分,14名被告人在海淀法院当庭受审,3名主犯中有两人曾是狱友。

  被骗经历

  “一夜情”无果 被骗万余元 3月18日晚7点左右,30岁的秦先生满怀期待,如约来到了海淀黄庄地铁站。此前他通过交友网站,留下了QQ号。一名“女子”将他加为好友。

  “就想激情一下,对一夜情好奇。”这个自称“于淼”的“女子”说。“我也好奇,没试过。”秦先生应道。两人又聊了聊,于淼大方地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秦先生对她感觉不错,于是同意在黄庄地铁站见面。

  在事后陈述中,他回忆了被骗的惨痛经历:见到装扮时尚的于淼后,于淼建议去北京零之点咖啡厅坐坐。事实上,于淼建议的这个约会地点附近就很难找到其他咖啡厅。

  坐下聊天中,于淼先点了红茶和果盘,秦先生要了咖啡。“加上小费和税点,600元。”女服务员过来说。秦先生当即反映有点贵,但还是马上刷了卡。

  “你能不能喝酒?”于淼问。“不能,就一瓶的量。”秦先生答。“好久不喝了,今天见到你,我特别高兴。”但秦先生坚持不喝。但于淼并不征求其同意,就点了一种洋名的酒。酒是勾兑的那种,秦先生不知是什么,也没见着价目单。

  于淼不停给他倒酒,一瓶下去,他已觉有些晕乎。不想于淼又点了两瓶酒。但服务员端上来一瓶用大雪碧瓶装的酒。两人继续斟酒聊天。这一喝,秦先生的卡里又被刷走了4000元。

  喝了几杯后,于淼提议:“玩一把香槟吧。”“没玩过,不玩了。”秦先生说。于淼却兴致勃勃地要了两瓶香槟,让秦先生举着香槟摇晃,但没喷出来。于是,她又点了一瓶,玩罢又叫:“再来两个!”

  “不玩了!”尽管秦先生再次拒绝,于淼还是自作主张,笑着叫来了服务员,又点了两瓶。“7444元。”听到服务员的惊人报价,秦先生不同意刷卡。

  “就这么点钱,为了我不值吗?你都刷了三次,再刷一次算什么?”于淼娇嗔起来。

  秦先生极不情愿地将信用卡又递给服务员,但发现额度不够。“剩下的我来刷!”于淼大方地说。不过当秦先生刷光4777元可用额度后,却发现于淼并没有刷卡,而咖啡厅也没有给他小票。

  “差不多了,该走了。”秦先生终于忍不住了。“我回去取点东西,咱们去酒店‘溜冰’吧。”于淼解释,“就是用锡纸吸毒。”“不玩这个。”见秦先生有些害怕,当即回绝了,于淼说:“你不玩了,我自己去东城那边,好多人一起吸。你到酒店等着我吧。”

  秦先生郁闷地离开。其间接到于淼的电话,让他过去。“不去了,晚上你也不用来找我了。”秦先生回到家,发现“于淼”已将他从好友中删除了。而他发现,自己总共竟被刷走了11365元!秦先生越想越气,过了两天就报警了。

  诈骗内幕

  “一夜情女网友”竟是男子

  事实上,警方接到的类似报警不止秦先生一起。根据今天上午海淀检察院的当庭指控,已核实有27名男子在同一家咖啡厅被骗,其中23起涉案金额达104775元。

  其中不少受害男子都被“交友”、“一夜情”所引诱而来,其中以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居多,最大的38岁。遭坑骗最甚的一名男子,竟一次被迫消费16880元!出手最少的也花了1988元,仅仅点了一瓶普通的香槟酒。

  “冲着一夜情来的”、“知道会花点钱”、“在女网友面前不好意思拒绝”,揣着这些想法,一些男网友在不情愿之下被迫挨宰了。

  据此案主犯供述,一箱6瓶装香槟酒进价300元左右,每瓶仅约50元,但他们向顾客收取1988元。6瓶一箱的红酒,以200元左右进货,却也和店里的所有酒水一样,都卖得很贵。

  而令一些男网友“好奇”的“一夜情”,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于淼”并不叫于淼,她和其他“吧女”受雇于这家咖啡厅的老板,并非冲着“一夜情”而来,而是为了能从男网友消费额中拿到的20%至25%的提成。

  更让男网友们意想不到的是,与他们QQ聊天的,其实并非都是“女网友”,而是有被“黑”咖啡厅老板雇来的男“键盘手”。据一男一女两名“键盘手”供述,他们到一些交友网站,找注册的男网友聊天,而目标是那些“有钱的男子”。如何可知?键盘手通常在“闲聊”中“意外获悉”对方的工作情况、经济实力等。一旦锁定目标,他们就将男网友的基本情况,通过“飞信”方式,发给店里等活儿的“吧女”。

  黑店组织

  狱友合伙开店各有分工

  常路过的人发现,这家咖啡厅换了招牌。而原来那家在网上的名声也不好,曾受到被骗网友的声讨。记者了解到,接手重新经营的是3名男子,其中两名股东王某某和柳某曾为狱友,他们通过狱友吴某认识了另一个股东王某。3人开店后,留用了原店的吧女等,并雇佣了自己的亲戚朋友充当帮手。狱友吴某算是一个,他负责“望风”。

  1958年出生的王某某为小学文化程度,曾犯盗窃罪、贩运伪造的国家货币罪(现罪名已取消)、金融凭证诈骗罪;1964年生人的柳某是高中文化,曾犯窝藏罪和诈骗罪;1963年出生的王某是初中文化,曾犯盗窃罪、诈骗罪。

  为什么又干上这个?“咖啡厅生意不好做,”主犯供述称。他们将原店盘下,雇佣了4名吧女、2个键盘手、3名“望风”男子、1名服务员,还有1名店主负责调酒、收银。一名老板娘还自任吧女,也负责管理吧女和键盘手。吧女的提成是消费额的20%至25%,键盘手称老板娘许诺提成30%。

  而仅仅一个“望风”就拿到月工资6000元。他的任务是蹲在停车场角落或车里,看客人还回不回来,保证吧女的安全,发现警察立即通知老板。

  27名被害人中也有当时就报警的。而店里的一个股东专门负责“铲纠纷”,给男网友打折或免单,进行“安全管理”。

  此案未当庭判决。但检察官提出了量刑建议。14名被告人均涉嫌犯诈骗罪。根据各自的犯罪情节,检察官建议对3名主犯判刑4到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