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 热点关注内容 >> 正文

女性爱花钱驱动城市消费升级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4月23日8:50 文章编辑:chinawwhb

  独立经济学家金岩石做客第27期读书讲坛 全新解读城市化、全球化和货币化

  “高房价是城市的财富,城市化是女权的觉醒。” “如果希望你所居住的城市房价下跌,就是希望这座城市被淘汰。”近日,独立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海外学院金融所所长金岩石教授做客广州市机关第27期读书讲坛,从全新的角度解读了全球化、城市化和货币化。

  本报记者 谭敏

  能把纸和债变成财富就是强国

  金教授指出,人的体力及土地有限,不可能形成无限财富,只有走出用土地、劳动力创造财富,进入货币市场创造财富的时代,才会理解,我们是由创造财富的有限空间走向无限空间。

  全球化市场中,与货币相关连的产业构成了城市的核心产业。“都说城市让生活更幸福,其实是城市让生活更风险”。金教授认为,走进城市,每个人都不知不觉接受一种新的财富,就是货币化的财富。城市让生活更风险,金融化风险为财富。

  而财富究竟是什么?金教授说,财富来自于人的欲望,人的欲望是财富增长的无限空间。当我们走进城市时,不自觉就打开了欲望空间,开始了追逐财富的过程。用货币化解风险,用金融创造财富。这就是货币化给我们带来的新的生活方式。

  对国家而言,全球化就是尽可能融入全球市场。中国要从高生产、低消费国家,进入高生产、高消费国家,资本市场必须崛起。如果我们能把纸和债变成财富,我们就是强国,如果不能,就会落后。这也是货币给每个国家带来的双刃剑挑战。

  他认为,中国经济的转轨和转型,方向是在未来10~15年,我们要从货币大国走向消费大国和资本强国,消费大国背后是城市化,而资本强国背后是财富的货币化和证券化。货币量的增长不断侵蚀着我们的财富,也不断激励我们挑战风险。所以,中国经济未来的挑战在于,我们能否把货币变成财富。

  女性对推动城市消费升级功不可没

  “城市化就是女权的觉醒。”金教授认为,女性对推动城市的消费升级功不可没。职业女性阶层的形成,让女性经济独立,女人爱钱、爱花钱的天性必然释放出来。爱钱,城市财富货币化,爱花钱,城市消费升级了。纵观世界500强企业,有三分之二是将家务产业化。所以,货币加女性把我们带入城市化的消费升级和产业创新中。西施不浣纱,才有洗衣机,女人不做饭,才有餐饮业,女人不织布,才有服装业,女人不给老公唱歌,才有娱乐业。女人的欲望驱动城市消费升级。

  宜商、宜居、宜宾是现代城市的三个标准

  金教授认为,宜商、宜居、宜宾是现代城市的三个标准。“宜商创造财富,宜居才能消费升级,宜宾才能开门迎客。”而城市逐步做到“三宜”的过程,也就是经济发展的过程。

  “用平均数来计算房产是一个数字游戏。”金教授认为,高房价是城市的财富。全球四十个都市圈,拥有全球财富80%以上。城市的财富增长,并不是因为城市剥削了农村,而是城市创造了一种新的财富,就是空间的溢价。不同的区位有不同的价值。当我们把空间溢价定义为城市的虚拟财富,我们才能理解城市化与过去的城市不一样。

  过去的城市只是城,筑城以御敌。而现代的城市化是从拆城开始的。当打开城市空间后,城市空间不断延伸。城市能吸引外来人口,是因为城市具有创造就业、财富和消费的功能。理解这三大功能,才能理解美国梦、中国梦、世界梦都一样,就是在城市里安居乐业。每个人都想进城,城市就变成稀缺资源。合理的制度选择必然带来不合理的高房价。

  “城市的竞争力是和一个城市房价高低成正比的。”所有的金融城市都有高消费、高房价、高度的两极分化的“三高”特征。所以,在金教授看来,如果希望你所居住的城市房价下跌,就是希望这座城市被淘汰。

  进城欲望驱动房价上涨

  金教授认为,决定城市房价最重要的公式,不是房价收入比,也不是租金回报率,而是单位空间面积的人口/财富比。决定房价的是致富欲望,是想到城市里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如果一个国家的中心城市,大学生一毕业就能买得起房,这个城市就会丧失国际竞争力。所以,从城市化和全球化来看,我们就会发现,城市房价并不像我们现在分成一线二线三线四线,实际上,冰火两重天,中心城市增,外围城市跌。一旦城市人口外流,这个城市就一文不名。美国底特律一块钱一栋的房子却无人问津就是最好的例证。当外来人口的数量占城市人口80%以上时,一定会导致房价超过当地人的承受能力。

  金教授在考察了77个金融中心城市后,总结出一个规律:在城市稀缺的资源面前,天价豪宅市场必然存在。他认为,城市经营者必然要面对两个挑战,一是高房价,二是让打工者立足。“北京卖不出高房价是开发商的耻辱,而打工者住不进四环是经营者失职。”政府应该用豪宅税收为贫穷人盖廉租房保障房,以房补房。

  热点Q&A

  问:对广州建设区域金融中心的建议?

  金:广州目前应该追求建成平衡型的金融区。香港、深圳前海合一将形成全球第一大金融中心,超过纽约、伦敦。广州的南沙、深圳的前海、珠海的横琴将会扮演不同的角色,让整个地区升级。在这种情况下,广州就要放弃金融中心的概念,而要深耕金融区,在提升货币流通速度和杠杆率上积极探索各种金融创新。

  学术动态

  广府文化研究要与文物保护结合

  本报讯(记者 谭敏) 4月20日,广东省特色文化研究基地“广府文化研究基地”在广州大学举行了揭牌仪式与首届广府文化论坛。

  广府文化研究基地由广州大学与广州市社科联、越秀区委宣传部联合共建。目前,已建立了广府文献资源中心,初步形成了广府商贸文化研究、广府宗教与民俗信仰研究、广府绘画与传统工艺研究、广府传统音乐研究与舞蹈研究等几大方向。

  在首届广府文化论坛上,与会专家指出,相比较同为岭南文化三大组成部分的客家文化和潮汕文化研究,客家学与潮学在学术研究上广有美誉,而广府文化的研究成果并非不多,而是比较分散和孤立,广府文化研究基地的建立,应当在研究上抢占制高点,形成体系。与会专家指出,广府文化研究要注重与海洋文化、海上丝路文化结合,与文物保护结合,与华侨文化结合。

  作为千年商都,广州最丰富的文化资源是商业文化,多位专家在论坛中指出,广府文化研究,应该注重商帮文化的研究,广州商帮文化发达,可是,相比较晋商、徽商等,研究成果不多,文化的薄弱已导致粤商整体发展无后劲,专家提议广州打造中国十大商帮交流平台,使广州成为中国当代商都。

  对于广州提出培育世界文化名城,专家表示,广州在1982年已是国家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经过30多年的发展,现在提出世界文化名城的目标并不突然。专家也提出,要擦亮文化名城的招牌,首先在于保护,有保护才能谈到发展创新。在旧城区的改造过程中,存有争议时应保护优先。也有专家提出,要加强对于岭南建筑的研究,没有研究就谈不上保护。

  观点速递

  权力进笼 并非让其僵死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并不是要让权力在笼子里僵死,而是要让权力恰如其分地发挥其正面作用,为民所用,造福于民。然而权力又具有腐蚀性,容易越界,容易被滥用。含糊不清的权力边界,使很多权力行使者不知道权力活动的空间和延伸的边界,大大增加了权力被滥用的几率。针对当前权力边界不够明晰的问题,要根据不同性质和层次的领导机关及职务类别的权力需求,从制度上做出明确规定,从法律上做出明确解释。

  ——张亚勇在《学习时报》撰文

  “人口红利消失” 不可怕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工业化进程推动农村剩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大量转移,在为经济增长提供劳动力“量”的同时,也培养了一大批懂技术的产业工人和一大批懂管理的高素质创新人才,即劳动力的“质”也有了突飞猛进。如果我们的产业适时转型,并能提供有利于人口流动、有利于公平竞争、有利于技术创新的制度环境,是不是还能迎来新一轮的“人口红利”呢?因此可以说,中国第一次的数量型人口红利消失并不可怕,基于经济转型和制度改革基础上的新型人口红利释放才更具成长性和可持续性。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晓在媒体撰文指出

  学术新知·IN词

  鞋跟指数

  经济不景气时,口红销量常会逆市上升。经济学家称之为“口红效应”。英国一项研究则显示,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英国女性鞋跟的高低与经济形势之间有直接正相关,“鞋跟指数”成为经济风向标。

  英国某网站对比2008年至2012年英国每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统计数据与女性高跟鞋消费情况,结果发现,两者之间呈现正相关联系,即经济形势相对好时,女性对超高高跟鞋的需求增加;经济相对低迷时,她们更倾向于购买中低跟、让双脚更舒适的鞋。

  负责这项研究的网站女装消费部门负责人朱莉·唐纳利说,关注女性鞋跟平均高度,甚至可以先于英国官方公布GDP数据对经济形势作出评判。《每日邮报》援引唐纳利的话报道:“‘鞋跟指数’让当政者更直观、更精确地看到经济领域正发生着什么。”